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专业炒股配资平台_股票线上配资公司_正规炒股配资app下载 > 股票线上配资公司 >

共建、共享、共赢!金融为航运赋能 航运为金融创造价值

  9月22—24日,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交通运输部共同主办的“2023北外滩国际航运论坛”在沪召开。作为“2023北外滩国际航运论坛”主题论坛之一,由上海航运交易所承办的“金融与保险”主题论坛于9月24日上午举行,本次论坛围绕航运金融与保险,以“共建、共享、共赢,服务实体经济新发展”为主题,邀请航运、贸易、金融、保险、咨询、法律、仲裁等领域的嘉宾共济一堂。

  硕果累累:论坛集中发布四项成果

  本次论坛期间集中发布并展示四项成果,其中《集装箱运价指数挂钩服务合同范本》于22日主论坛上正式发布。上海出口集装箱结算运价指数(欧洲航线)期货(以下简称“集运指数(欧线)期货”)在主题论坛上展示,同时成果展示的还有中国船东互保协会(以下简称“中船保”)的船舶司法扣押解除创新机制、中国银行“航运直通车”产品成果发布。

  在金融期货端,集运指数(欧线)期货于2023年8月18日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交易,至本次主题论坛召开,交易满1个月有余。在本次主题论坛上,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先生表示,时刻以满足实体企业的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断丰富产品体系,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提升“上海价格”的影响力,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服务国家战略。上海航运交易所研究编制的上海出口集装箱结算运价指数(SCFIS)是我国首个航运期货产品的标的指数,这对未来航运期货与衍生品体系构建提供经验、为航运实体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具有重要意义。

  在航运保险端,中船保与上海、天津、大连、广州、宁波5家海事法院建立了船舶司法扣押解除创新机制,创新被扣押船舶的经营方式。该机制由上海海事法院与中船保于2020年10月共同率先创设,由中船保提供入会船名录,入会船在法院被索赔人申请扣押时,中船保可向法院确认启动机制,即时提供担保,同步放船。该机制受到航运和司法领域的高度关注和中船保会员的普遍欢迎。最高人民法院称该机制“为积极营造上海良好的营商法治环境作出了有益的尝试”,是“海事司法诉讼和航运保赔担保机制创新的有益实践”。

  另外,在航运服务端,中国银行面向航运企业升级推出“航运直通车”。“航运直通车”系列产品是中国银行根据航运企业日益增长的境内外币运费支付业务项下电子化需求,自主设计研发的智能结算产品。产品面向全国航运企业,可以实现同城及异地企业间海运费支付,同时满足航运企业多场景下运费支付需求。不仅解决目前航运企业运费支付所面临的高成本、多人力、长时间等实际问题,而且帮助航运企业降本增效,为航运企业提供真正高效、智能、便捷的金融结算服务。

  航运金融领域取得长足发展

  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平在会上表示,现代航运业和金融业相辅相成、相互赋能,孕育了航运金融这一重要服务业。近年来,随着上海金融市场格局日渐完善,航运融资规模不断扩大,航运保险稳步发展,航运衍生品推陈出新,航运金融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今年8月,全球首个依托中国指数开发的航运期货品种,集运指数(欧线)期货正式在上海推出交易。作为航运和金融的有机结合,航运指数期货可以助力航运企业强化风险管控,优化航运资源配置,维护航运物流产业链的安全稳定。与此同时,航运指数期货的出现填补了中国航运衍生品市场的空白,对加快交通强国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促进航运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王平指出,当前上海正深化“五个中心”建设,着力打造便捷高效、功能完备、开放融合、绿色智慧、保障有力的世界一流国际航运中心,未来将不断优化完善航运金融市场体系,增强资源配置功能,推动航运金融高质量发展,更好支撑国际航运中心的升级建设。一是发挥科技创新策源作用,推动航运金融保险创新,提升高端产业的引领功能;二是打造良好营商环境,提升开放枢纽门户功能,构建优质航运金融生态圈;三是进一步发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联动作用,提升航运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更好地服务交通强国、航运强国的建设。

  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副局长杨华雄在会上表示,近年来,随着我国航运业的发展,市场对现代航运业的需求日益凸显,航运服务业的形态也日益多元,航运金融、航运保险等业务也成为促进传统航运服务业转型升级,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不断为航运业的发展增添了新的动能。

  “我国在航运金融保险领域积极探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尤其是今年我国航运衍生品创新实现了重要的跨越,首个航运指数期货的上市交易,标志着我国金融市场迈出了与航运融合发展的重要一步。”他表示,航运指数期货为航运企业风险防控提供了工具,是促进航运物流产业链稳定运行,助力国际航运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的具体举措。另外在新形势、新任务下,要加快现代航运服务业的发展,形成功能完备、服务优质、开放融合、支持有力的现代航运服务体系,促进国际航运中心的功能显著提升。

  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国际海事组织海事亲善大使徐祖远认为,要创新航运金融工具,应对国际航运市场新变局。一方面看向国际航运市场的新变局,主要是世界经济环境动荡、智能技术发展以及低碳减排政策带来的新挑战。另一方面看向航运市场运价的新变化,主要表现为集装箱运价波动剧烈且更趋频繁,航运运价不可预测性将越来越突出,以及浮动费率的运输合同不断创新这三大变化。

  徐祖远表示,在国际航运市场面临新变局、航运市场运价出现新变化的背景下,航运金融创新工具应时而生。2023年8月18日,我国首个航运指数期货品种——集运指数(欧线)期货正式上市交易。徐祖远表示,航运指数期货的上市运行,能够更好地服务于航运企业的避险需求。与此同时,他表示,绿色可持续发展将成为航运金融的“新引擎”,要继续丰富航运金融项目,强化航运金融服务。除此之外,还要创新航运交易服务平台,深入服务航运市场的多元需求,实现现货交易平台与航运指数期货市场的期现联动。

  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就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与思考。他表示,近年来境内以人民币跨境结算占比稳步上升,今年前八个月在跨境贸易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比例占到了24.8%,创了2015年以来的新高,也成为历史上的次高,比去年同期上升近7个百分点。而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宗商品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进程加快,比如黄金、原油、铜、铁矿石、棕榈油等品种,加快了向境外投资者的开放,同时也推动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进展。

  从加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航运中心建设的协调联动,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抓手促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角度来看,他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用好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与人民币国际化先行先试的一系列政策;二是以人民币计价结算为抓手,进一步完善航运衍生产品体系;三是用好本外币跨境资金池管理政策,支持境内外航运企业总部经济发展,进而促进人民币的跨境计价结算;四是继续深化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改革,更好满足国际航运相关汇兑结算、融资等需求。

  航运指数期货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在会上表示,近年来,尤其是2020年以来,受国际国内多重因素影响,国际航运市场价格波动剧烈,市场风险进一步加大。在剧烈的运价波动中,我国航运市场缺乏必要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航运产业链企业、外贸企业经营面临较大的风险敞口,相关企业管理航运价格波动风险的需求更加强烈。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期所联合上海航交所,基于上海航交所发布的上海出口集装箱结算运价指数(欧洲航线),推动上市航运指数期货。

  2023年8月18日,航运指数期货5个合约在上期所全资子公司上期能源正式挂牌交易。截至9月22日,航运指数期货共成交600.52万手,日均成交23.1万手,成交额2726.37亿元,日均成交104.86亿元,期末持仓4.88万手。总体上看,市场运行平稳、各方评价积极。王凤海表示,上市航运指数期货只是起点,下一步上期所将继续加强与上海航交所的合作,加大市场培育力度,加强市场调研,加强制度建设,加强风险控制,严格防范市场操纵和过度投机,维护市场平稳运行,逐步发挥市场功能。

  未来,上期所将继续在中国证监会的坚强领导下,在国家相关部委、上海市委市政府、相关行业协会、现货企业、金融机构等的大力支持下,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发展方向,坚持稳字当头,守正创新,时刻以满足实体企业的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断丰富产品体系,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提升“上海价格”的影响力,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服务国家战略实施。

  海通证券总经理李军就运用航运指数期货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集运指数(欧线)期货的上市,是研判宏观形势的重要参考,是服务产业发展的重要平台,是居民财富管理的重要途径,更是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一环,对于我国期货市场创新发展、推进对外开放、提升市场运行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从航运指数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原理来看,一是提供价格发现和风险对冲工具,这是航运指数期货最根本的属性。航运指数期货不仅能够为市场提供有效的避险工具,还具有价格发现的功能,能够引导现货市场理性决策。通过期货市场汇集各方信息,以规范、透明、高效的价格发现方式,帮助集装箱产业各环节预估未来价格,管理生产经营的周期,决定经营的规模,增强行业对运力投放的反馈机制,从而避免长周期的供需失衡,平抑因运力供给不匹配带来的运价大幅波动,稳定行业价格。

  同时,期货套期保值功能可以帮助企业锁定运价波动风险。外贸出口企业可以买入航运指数期货进行套期保值,防止运费成本上升,锁定行业利润;班轮公司可以卖出航运指数期货进行套期保值,锁定行业利润,防止运力供给过剩导致的运费下跌风险。因此,行业各方可以利用期货工具降低经营损失,从而更加专注于生产经营,降低生产成本,也有利于稳定运价。

  二是增强我国集装箱运输地位,提升定价话语权。尽管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海运出口国,但是在国际航运市场的定价权和话语权还是比较低的。目前我国出口贸易的海运费支付方式约70%是采用FOB条款,同理进口贸易的海运支付方式也有相当比例是CIF贸易条款,由外方进口贸易商指定班轮公司并支付海运费。在运价波动背景下,无论是对进口方还是出口方来说,运价成本都是比较难控制的。

  “未来,随着航运指数期货功能的持续发挥,我国外贸企业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参与期货市场对运价进行套期保值,可以有效减少运价波动对其利润的影响,提升企业对运价波动风险的管理能力,进而积极主动地签订CIF贸易条款,提升我国班轮公司在国际贸易运输服务上的主导权。”李军说。

  上海金融法院院长赵红就通过司法保障航运期货健康发展提出了相关见解。她表示,航运期货是航运金融创新发展的重要载体,航运期货市场的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对外开放,是上海强化全球资源配置功能的必然要求,是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应有之义,也是“蓝色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引擎。加速的阶段要平稳、转化的动能要强劲、发展的成果要持久,都离不开司法的助力和护航。

  如何通过司法保障航运期货健康发展,她提到了三个关键词“创新”“跨境”“风险”。具体来看,一是“创新”,期货是现代金融的重要创新产品之一。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航运衍生品数量比较有限,那么集运指数(欧线)期货的推出填补了国内航运市场衍生品的空白。新的发展理念引领新的交易模式,也会催生新的产业结构,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新的纠纷,引发新的法律问题。对于运价指数保护的范围和边界、终止净额结算方式有效性等问题,目前还没有统一认识和标准,需要司法予以规范。

  二是“跨境”,国际上大宗商品贸易和货币价格均以期货市场为定价参考,期货具有天然的国际性。集运指数(欧线)期货是面向国际投资者开放的境内特定品种,一旦发生纠纷则可能涉及跨境主体和大额标的,考验司法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水平。

  三是“风险”,期货等金融衍生品既是一种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有力工具,也是一把具有高杠杆性、高风险度的“双刃剑”。航运市场存在一定的垄断特征,极少数公司把握绝大多数的运力,操纵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的风险同时存在。同时,航运行业的本质是服务,交易行为时间流程长,因此相对传统商品期货的价格波动率较高。提高对航运期货风险前瞻性的研判,回应航运金融创新对规则明确性的需求,既是司法的当务之急,也是司法的长久使命。

  她表示,作为全国首家金融专门法院,上海金融法院始终高度重视期货纠纷等涉金融创新产品案件的审理,全力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探索金融司法服务保障金融高水平改革开放的新路径。一是发挥金融审判职能,为期货纠纷高质高效化解开出司法良方;二是对标全球最佳实践,为上海金融高水平改革开放贡献司法力量;三是强化协同治理理念,为金融市场法治生态建设贡献司法智慧。



相关资讯